他們不停地給陳沁嫻講隊里好玩兒的事

  • 时间:

【郭富城方媛情侣装】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站在隊伍里,卻沒有一個姐妹。”在新訓結束後的一個月里,她每天獨自從6樓跑到1樓等待集合,呼喊口號跟大家不是一個音調,拉歌的時候不在一個聲部,選座位總是補在最後……陳沁嫻在心裡無數次鼓起勇氣,想主動和男生們打招呼卻“實在張不開嘴”。那一排排陌生挺拔的身影,仿佛一座座大山,難以接近、不能逾越。

那一座座曾經無法逾越的“高山”,已經變成陳沁嫻的“靠山”。無論風雨險阻,只要這一座座山在,她便有去拼的勇氣。(張麗琪)

這天晚上,陳沁嫻一如既往地來到俱樂部集合,卻發現裡面一片漆黑。突然,房間里亮起了微弱的光,只見正中間擺著心形的蠟燭陣,82個男學員每人手執一支鮮花,從暗處向她走來,音樂響起——原來,這天是陳沁嫻的生日。

萬物皆有裂痕,那是光之來處。從同學們的主動關心,到教室里為她空出的“最佳座位”;從3000米跑時的82聲加油吶喊,到單杠訓練輪流為她當“人肉板凳”;從艷陽天為她遮陽,到雨雪天為她脫下雨披……一切的一切都向陳沁嫻宣告:36隊缺你不可!

82個小伙子沒有讓她等太久,她不知道,在得知班上有一個女同學的時候,他們有多麼高興:更不知道在第一次開軍人大會時,他們便達成共識“不論何時何地,一定拼盡全力保護好她”。

“我想象的大學生活不是這樣啊。”陳沁嫻有些小失落。一想到以後每天要跟一群“大老爺們”一起上課、吃飯、訓練,體己話都沒有小姐妹一起說,她就擔心得睡不著覺,連訓練的疲憊都被拋到了九霄雲外。

去年8月,女學員陳沁嫻滿懷期待地來到國防科技大學報到,卻在看到花名冊的時候愣了神,直到教導員走過來說:“沒錯,36隊只有你一個女學員。”

陳沁嫻與同學們在一起。 周瑞 攝

“陳沁嫻搬宿舍,有空的快去幫忙……”教導員話音未落,男學員徐鑫磊便帶著一群人衝出宿舍。班上這個唯一的女生看著身形嬌小,可是新訓期間沒有請過一次假,考核項目全部通過,讓人既心疼又敬佩。男生們想:這個女孩兒心裡肯定憋了一大堆話、一籮筐委屈,對著我們這些男生說不出口。搬東西這一路上,他們不停地給陳沁嫻講隊里好玩兒的事,之後也經常找她聊天,和她訴說許多“心事”“煩惱”,為的就是有一天,她能夠毫無負擔地吐露那深埋了許久的不安與孤獨。

寒冰被一點點暖化,笑容重新綻放在陳沁嫻的臉上,她終於敞開心扉,跟大家分享喜怒哀樂,在體能課上堅持跟上戰友的步伐,期末考試取得全隊第二名的好成績,參加大隊辯論賽擔當元旦晚會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