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货物长江-这曾经是果园港工人胡万琪工作环境

  • 时间:

【清华两博士被退学】

果園港的物流方式在變,操作方式也發生著變化,再也不是手挑肩扛,也不需要彎腰作業,果園港實現了起重機的自動化運作,提升了本質安全水平。

智能遠程控制系統就像為巨型手臂裝上了大腦,只需要按鍵,就能將幾十米外的龍門弔精準對位。比起人工起吊,效率提升近50%。

胡萬琪接受記者採訪 祝新宇攝

“上個月我們有一批木材從俄羅斯運輸到上海,通過果園港鏈接的俄羅斯專列,以及南向西向通道,運輸時間不超25天,而傳統的海上運輸則需要40天,大大提升了運輸效率。”果園港的負責人表示,物流運輸通道的打通,也為企業帶來了更廣闊的市場發展空間,“這就是長江之變!”

【看長江之變】果園港煥發新面貌 智能操控助力聯運全球

在龍門弔控制室,以前操作司機需要彎腰低頭90度進行作業,從五六層樓落差的高度,起吊貨物。這就好像拿著筷子夾火柴盒,一個集裝箱至少耗時4分鐘,一艘貨船、120個集裝箱,大概需要8小時。一個龍門弔需要三個司機輪番操作。

這曾經是果園港工人胡萬琪工作環境。

一批批集裝箱鱗次櫛比,一座座起重機錯落有致,浩渺的長江邊上,這一片物流繁忙的景象,卻鮮能看到碼頭工人的身影。

今年33歲的胡萬琪從部隊複員後來到果園港成為了一名橋弔司機,身處24米的高空駕駛室,憑肉眼精準控制橋吊吊具對位,對準停放在地面的集裝箱四個邊角,成功著箱並閉鎖後,操作機器將集裝箱慢慢起升,弔運至指定的貨運車輛位置。 長時間的摸索和鍛煉,讓胡萬琪變成了一名技術嫻熟的“老司機”。一般作業司機每小時的單機作業量在一般在15個自然箱,而他每小時的單機作業量能達到25個以上自然箱,在同行中長期名列前茅,成為了橋弔司機的翹楚。2017年,胡萬琪獲得全國五一勞動獎章。

在果園港,港口功能區與鐵路功能區相連,在港口裝卸的貨物可以在鐵路功能區之間進行鐵路運輸。從鐵路運輸來的貨物也可以直接港口功能區裝卸再通過貨輪運輸。果園港區實現了水水中轉和鐵水聯運,已成為周邊地區外貿貨物的中轉港。

在果園港集裝箱碼頭,一個個巨型龍門吊好比一個個巨型手臂,將集裝箱抓住舉起放入貨輪。

“哎呀,我們果園港的早就變得智能了”一位負責人驕傲的說。

“現在已經不用爬橋吊了,司機只要在辦公室里操作就可以完成遠程操控,並且效率大大提高,一名司機可以同時操作3至4台橋弔,單人操作的效率比之前提升了一倍;還改善了工作環境,不用再冒風險爬幾十米高的吊橋。”胡萬琪說。

作為“一帶一路”與長江經濟帶的交匯,果園港不斷通過新技術的應用,打造“鐵、水、公”多式聯運示範項目,多式聯運的“版圖”正愈加清晰。

果園港 祝新宇攝位於重慶兩江新區的果園港,是中國最大的內河水、鐵、公聯運樞紐港,占地共4平方公里,擁有5000噸級泊位16個,設計年通過能力3000萬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