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高層次的教師都不會成為人才的浪費

  • 时间:

【李荣浩直播中欠费】

在我國,高學歷畢業生到中小學校任教究竟是什麼樣的狀況,這種狀況在國際教師學歷情況與學歷變化趨勢中處於什麼樣的位置?以教育部官網公佈的相關數據為基礎,筆者就2017年我國基礎教育階段高學歷教師基本情況進行了整理。當年我國初中教師中研究生學歷占比為2.60%,高中教師中研究生學歷占比為8.94%,中學教師合計為4.71%;全國中小學教師中研究生學歷占比為2.73%。看到這個比例後,對於人大附中和深圳中學大規模招錄高學歷大學畢業生入職,媒體對此感到“驚訝”也就不再驚訝了,畢竟高學歷教師占比的確不高。可是,當我們把這種占比放到國際上來看,還會不會讓我們覺得驚訝呢?

今天的中小學似乎考慮更多的是知識的傳授效率,而少有對他們思想的熏陶和價值的引領,對教師知識的需求也只是限制在學科基礎知識。如果說還有更高的要求,也不是在學科知識上,而是更豐富的教學策略。可是,這一切只能說是基礎教育定位下滑了,基礎教育的品位下降了,但絲毫不能因此就說基礎教育並不需要高層次的教師了。隨著基礎教育普及化進程的加快,受益的學生群體越來越多,學校辦學規模越來越大,這意味著不管是針對學生個體的教育,還是針對學生群體的管理,都變得比舊時的學校更有挑戰性,從需要的角度來講,既然學校教育和學校管理都更有挑戰了,那今天的基礎教育對師資的需求應該比舊時學校的要求更高而不是更低了。

高學歷教師重在提升教育層次而非提高教學業績

是不是學歷高了,就能夠證明教學水平高呢?其實,儘管高與不高在不同國家可能會有不同的標準,但基礎教育有多少內涵,對學生成長有多長遠的引領,對學生能力的發展有多大的幫助,卻還是有著相同的標準。事實上,最早一批招錄高學歷教師的中小學校,普遍對高學歷教師的評價不高,認為他們的課堂教學水平甚至不如本科或本科以下學歷的教師,就學校的教學業績來看也沒有明顯的優勢。可到了今天,為什麼一些中學仍然熱衷於招高學歷教師?這表明學校對教育內涵的需求,對學生成長的高位引領,已經勝過對課堂教學水平和學生考試成績的需求。

高學歷教師不僅是用來改變教育績效的,更是用來改變教育績效標準的;高學歷教師不僅是用來提高課堂教學水平,更是用來充實學校教育內涵的。當學校高學歷教師不成規模時,對他們的考核標準和職業期許都是常規的,並不希望他們為標準帶來什麼變化,只是希望他們能夠在常規標準上做得比其他教師更加優秀。可是,由於教學經驗的欠缺以及具體教學策略的不足,在常規標準上他們不但難以做得優秀,就連跟上常規標準都有困難,畢竟這不是他們學歷高帶來的長處。一所學校不但要促進學生成長,要推動教師專業發展,也要推動學校變革與轉型,學生成長和教師專業發展靠的是在已有教育標準上做得更加優秀,而學校變革與轉型則是要在教育標準上變得更有意義和內涵。於是,隨著學校對更有內涵教育標準的追求,隨著學校高學歷教師規模化的存在,兩者的互動效應逐漸顯現,或許這就是我們看到像人大附中和深圳中學願意大規模招錄高學歷教師的原因了。

2016年,北京的人大附中發佈了該校當年的新教師錄用名單,以北大、清華和眾多國外名校畢業生為主的這份名單引起大家的高度關註。

以同樣的標準來看我們近鄰的情況,據日本文部省2018年發佈的數據,2016年日本公立初中教師研究生學歷占比為7.5%,公立高中教師研究生學歷占比為15.2%,私立高中教師研究生占比為18.4%。由此可見,日本初中教師中研究生學歷占比在數量上只比我們高4.9%,但在絕對值上卻是我們的3倍;高中的情況也比我們好很多,絕對值基本上是我們的2倍。和我們有著相似教育文化的日本如此,那與我們隔著一個太平洋的美國,對高學歷教師的態度又是怎樣的呢?根據美國國家教育數據中心(NCES)2016年所做的國家教師與校長調查(NTPS),55%的小學教師和59%的中學教師有高於本科的學歷(碩士、教育專家和博士)。當我們看到這個數字的時候,會不會覺得不可思議?而美國人會不會覺得這也是在浪費高層次人才呢?在2000年的時候,美國小學教師中高於本科學歷的占比為45%,中學教師中高於本科學歷的教師占比為50%,也就是說美國不但沒有覺得這是人才的浪費,反而是這個比例在不斷上升,因為高於本科學歷的教師所占比例在4年中(因為NTPS每年調查一次)不但沒有下降,反而上升了10%和9%,而他們上升的比例就已經高於我們現在的比例。

不久前,深圳中學發佈了該校今年新教師錄用名單,大量名校畢業生榜上有名,再次引發公眾關註。

有教育情懷,懷有與學生共同成長的特殊興趣,是成為一名好教師的條件。但對於今天的基礎教育來講,我們對教師的要求已不局限於此,新入職的教師如果沒有對學習科學、認知科學、腦科學以及人工智能的最新成果的吸納,基礎教育也就只能是永遠的“基礎的”教育了。

沒有高層次教師就很難讓基礎教育上層次

合肥一六八玫瑰園,老師在入隊儀式上為少先隊員佩戴紅領巾。新華社發

棗莊市市中區紅旗小學教師輔導學生下國際象棋。新華社發

昆明市盤龍小學教師指導學生體驗智能書法課。新華社發

我們對基礎教育有著雙重理解,一是“基礎的”教育,這樣的教育不是特別重要,畢竟只是教育中的基礎性工作,於是對基礎教育教師的要求也不會太高;一是為教育打基礎,這樣的教育就顯得特別重要,畢竟我們為教育打下什麼樣的基礎,就大致決定著孩子們以後的成長方向,以及在受教育的路上能夠走多遠,這時候對基礎教育教師學歷和水平的要求就不會再設限,而是覺得再怎麼高學歷的教師都不是對人才的浪費,因為越是優秀的教師,越是高學歷的教師,越是高層次的教師,才會為孩子們打下更堅實的也是更有品質的教育基礎。

高層次大學的畢業生當中小學教師雖然不多見,但在歷史上也並不是沒有,而且我們以前也是習以為常的。翻看近代教育史,陶行知先生就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畢業生,當然他本來就是跟隨杜威研習哲學和教育學的;但像呂叔湘、葉聖陶等語文大師也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是深耕基礎教育的。之所以大家對曾經的這些大師們到中小學當教師不覺得驚訝,一方面是他們只是經歷過當中小學教師這個崗位,但最終的成就不是在這個崗位上做出來的,畢竟呂叔湘是語言學家,而葉聖陶以文學著名;另一方面那時候的中小學儘管也是基礎教育,但依然是精英教育體系中的一部分,像朱自清、葉聖陶等也都可以在當時的大學和中學課堂間隨意轉換。

今天的基礎教育力圖從基礎知識和基本技能的培養目標向上延伸,比如培養學生的三維目標(知識與技能、過程與方法、情感態度與價值觀),再到發展學生的學科核心素養和核心素養。的確,基礎教育的理想已經變得非常豐滿了,但如何依賴當時培養學生基礎知識和基本技能的教師,去培養學生的三維目標,去發展學生的學科核心素養和核心素養,這不僅是一個教育問題,而更是一個教師專業發展的問題。與此相應,在培養學生基礎知識和基本技能時,我們對小學教師的要求是中等師範學校畢業就可以了,對初中教師的要求是師範高等專科學校畢業就可以了,對高中教師的要求是師範本科專業畢業。到了今天,儘管基礎教育的理想和目標都v發生了變化,但依然在沿用當時對教師入職的學歷要求,更讓我們覺得尷尬的是,原本對教師入職的最低要求,卻成了大家看待教師學歷水平的標準。其實,要推動基礎教育向著更高遠的理想和更高水準的目標前進,就要對教師學歷層次和能力標準都提出更高的要求。

作者:周彬(華東師範大學教師教育學院教授,院長)

對於投身基礎教育的教師,所面臨的挑戰不再是擁有多少學科知識,而是看他對學科知識的理解能夠達到什麼樣的深度,因為今天的教學任務不再是傳授教材上的學科知識,而是借助於學科教材、依托於教師對學科知識的深刻理解,來達到發展學生學科核心素養的目的。與基礎教育為孩子未來教育和未來人生打基礎的定位相一致,教師的學歷層次和能力水平再高,也都不可能成為人才的浪費。

讓人奇怪的是,部分輿論並沒有因為大量名校畢業生的登榜,為中小學教師學歷層次的提升而歡欣鼓舞,反倒覺得這些名校畢業的學生去做中小學教師,儘管是去像人大附中、深圳中學這樣的名校,也是對高端人才的浪費。的確,我們的中小學校已經久不見像北大、清華畢業的學生了,突然看到有一定規模的名校生入職中小學校,難免會讓大家覺得意外和新奇,但覺得這些背負名校盛名的畢業生進入中小學校教書就是人才浪費的觀點,卻值得我們深思併進一步重新審視基礎教育對學生成長、國家人才隊伍建設的功能定位。

多高層次的教師都不會成為人才的浪費

編者按這幾年,每當有中小學教師招錄名單中出現諸如清華、北大這樣的名校畢業生時,總會引起社會的關註甚至驚詫。名校、高學歷畢業生到中小學任教,究竟是正當其用,還是大材小用?公眾的議論紛紛催發我們的思考——基礎教育究竟需要什麼層次的教師?“優秀”與學歷有沒有關聯?什麼樣的政策能夠真正把“優秀的人”吸引到教師隊伍中?許多理念需要釐清,許多問題有待探討。